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友情链接交换网:“新职业”的流行背后 青年发展的困境亟待解决

来源标题:面临职业前景、社保缴纳等一系列问题

电竞行业顶尖选手职业年龄14 -25岁,未来职业发展前景堪忧;有的网文作者年薪百万,却无力为自己缴纳社保;网络主播平均月薪在8000元到15000元之间,五险一金的缴纳也是个问题。

12月8日,在共青团上海市委、上海市青年服务维权办公室、上海市青年联合会联合举办的“共青团与NPC代表、CPPCC委员面对面”活动中,“新职业”青年的发展成为各界关注的热点话题。

“外表很光鲜,收入是著名足球、篮球明星的两三倍,但总感觉不稳定。未来职业发展前景堪忧。”RNG电竞俱乐部英雄联盟团队负责人阮晨向与会代表和成员抛出了电竞青年的困惑。

记者注意到,新冠肺炎爆发肺炎后,以网络主播、电竞选手、网络写手、快递兄弟为代表的“新职业”受到年轻人追捧。来自无忧未来的数据显示,截至11月底,其平台上有近5.5万个与直播相关的帖子。10月份和11月份有超过19万人投简历,其中本科生和大专是主要求职者,两者之和超过80%。

电竞“小选手”职业前景堪忧

近年来,电子竞技产业逐渐进入人们的视野,尤其受到青年群体的追捧。但阮晨告诉记者,电竞选手通常在14-25岁之间。这个年龄,很多人还在上学。进入电竞意味着放弃学业。有了它,就是这个行业的超高收入。“顶尖选手被很多青少年视为偶像,他们认为电子竞技可以视为一生的事业。”。

但电竞行业的职业生涯很短,只有10年左右。有人说电竞行业管理岗位和行政岗位那么多高薪工作,你不就是反馈给退役运动员吗:但阮晨告诉记者,很多电竞选手缺乏基本的听、说、读、写能力,是因为在本该学习的阶段就放弃了学习,很少有退役选手能成功进入电竞行业。“你能给他们一个重返校园继续深造的机会吗:之后就可以回归电竞行业了。”。

他还注意到,由于缺乏教育,年轻的电竞选手频频曝光负面新闻,“赚钱,不管理资产,不懂法律,没有职业规划。”他建议政府相关部门联合电竞厂商和俱乐部,为青少年提供电竞行业的科学培训。

市人大代表、上海柔威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韩若冰也注意到了“新职业”的随意性和碎片化特征。“在我们传统行业,做一个项目是一辈子甚至几代人的事,但是‘新职业’的生命周期很短。”他说,新行业赚钱造星的能力很强,吸引了很多年轻人,但是对员工的引导和培训却跟不上。“他们迫切需要职业规划。如果没有这方面的教育,这些行业会带来负面影响就会出现。”

对此,上海市人大代表、普陀区就业促进中心主任徐宏觉表示,人力资源和社会部门有专门针对企业的培训补贴政策,在新经济领域仍在细化。

“新职业”青年关注:交社保、孩子读书

无忧未来公关部门负责人张表示,根据求职平台的调查,“新的职业”也会带来新的问题。“我们发现新职业的员工在劳动合同、五险一金、工作稳定性等方面都有一定的提升空间”。

他建议政府有关部门从专业教育、异地就业保障(包括chil)等方面在某一地区开展地方试点

网上作家田夫特别关注他的社保支付。“我们的网文作者是个体户群体。我们已经与网站和出版社签订了授权合同。我们不是公司员工,不能交社保。”她说,存在“交社保没地方”的困境。很多网文作者只能通过各种关系依附于一些小公司,非法缴纳社保。“事实上,他们没有工资,也不在那里工作。”

不仅要交自己的社保,网文作者也是凭空多交的税。“有额外的收入。其实你并没有得到这个收入,但是你在扣税的时候,这个收入要在综合纳税的时候加进去。”田夫说。

如今,网络作家的培训很多,田夫本人也参加了很多培训。然而,她认为这些培训对网络作家来说意义不大。“我们草根网文作者其实更需要一个组织。”

她介绍说,上海有一个“网络作家协会”,但这个协会主要是公益性的,暂时起不到呼吁网络作家、争取政策的作用。

网络写手不怎么注重培养,但网络主播“缺培养”。梁超博,上海张铁军翡翠电子商务部门的负责人,也是一个电子商务主播。他注意到现在很多主播为了带来流量都是没有底线的。“所有直播都是基于流量。为了流量,主播争下限,供应商压缩利润降低成本,假货频频出现。”。

22岁的梁朝博在电商行业打拼了三年多。金融工程毕业,在校期间自学服装面料和宝石设计,大二开始开微店和淘宝店。他认为,目前网络主播缺乏行业标准化管理。“我们卖产品,却看不到产品的真假。”。他建议相关部门与平台方共同开展有针对性的人员培训,“确保消费者利益和市场标准,让行业走得更远”。

闵行区人大代表、上海悦冠佳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李伟就是国内行业代表。他花了三年时间研究如何为优秀的技术工人解决孩子在上海学习和定居的问题,但没有取得成果。

“现在对人才的待遇主要是以学历为基础。本科,硕士,名校一分120分,可以解决孩子九年义务教育的问题。但是技能蓝领,怎么分:”李伟建议,技术工人要有自己的评分评价体系,以解决城市服务业人员数量和质量不足的发展问题。

“新职业”亟待有效制度供给和行业组织

闵行区政协副主席王义利告诉记者,目前对“新职业”青年群体的调查还在个人层面,“尤其需要共青团这样的组织把1000名“新职业”青年变成10个组织,这样才能提高我们的沟通和服务效率”。他认为,针对“新职业”青年的发展,最迫切的是解决“有效的制度供给”和“有序的组织”两个问题。

闵行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总工会主席倪薛斌也注意到了类似的问题。他介绍说,闵行街道党工委和工会已经聚集了该地区的网络投递人员成立了工会。但在工会组建过程中,出现了找不到行业主管部门的情况。

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委员、上海市人大社会建设委员会副主任方貌说,新职业青年发展的下一步应该从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两个方面入手。前者的主要目的是为“新职业”定义一个概念外延,研究“新职业”的特征、特点和发展趋势,同时也为研究不同发展阶段的产业生态分布提供令人信服的综合分析报告;后者应该

方貌说,根据全国人大此前的研究,上海市政府出台了许多关于发展“新职业”的规范、政策和配套文件。政府部门也绞尽脑汁,为“新职业”和“新经济”使用了许多修补的政策。有些政策已经发挥了作用,有些政策还没有发挥作用,有些政策还不为公众所知。”。他指出,在精准服务和个性化服务的背景下,政府部门迫切需要解决“新事业”发展的新命题。

此外,方貌还建议以共青团为代表的群众组织参与帮助推动“新职业”形成行业组织,“推动他们走正规化、专业化、专业化的发展道路”。如果我们都是个体经营,各自为政,就很难发挥作用”。

“与NPC代表和CPPCC成员面对面”活动作为共青团工作的一大品牌,旨在引导青年有序参政,有效推动解决青年的一些普遍权益问题。

“直接沟通不仅仅是一个加强理解、有序参与的过程,更是一个处理建议、完善的过程。让更多年轻人的意见和建议乘坐‘绿色直通车’。目的是贯彻以人为本的发展观,真正领导和服务广大青年群体。”上海青年服务和权益保护办公室主任周建军说。

电竞行业顶尖选手职业年龄14 -25岁,未来职业发展前景堪忧;有的网文作者年薪百万,却无力为自己缴纳社保;网络主播平均月薪在8000元到15000元之间,五险一金的缴纳也是个问题。

12月8日,在共青团上海市委、上海市青年服务维权办公室、上海市青年联合会联合举办的“共青团与NPC代表、CPPCC委员面对面”活动中,“新职业”青年的发展成为各界关注的热点话题。

“外表很光鲜,收入是著名足球、篮球明星的两三倍,但总感觉不稳定。未来职业发展前景堪忧。”RNG电竞俱乐部英雄联盟团队负责人阮晨向与会代表和成员抛出了电竞青年的困惑。

记者注意到,新冠肺炎爆发肺炎后,以网络主播、电竞选手、网络写手、快递兄弟为代表的“新职业”受到年轻人追捧。来自无忧未来的数据显示,截至11月底,其平台上有近5.5万个与直播相关的帖子。10月和11月,19万多人投简历,其中本科生和大专院校是主要求职者,两者合计价值超过80%。

电竞“小选手”职业前景堪忧

近年来,电子竞技产业逐渐进入人们的视野,尤其受到青年群体的追捧。但阮晨告诉记者,电竞选手通常在14-25岁之间。这个年龄,很多人还在上学。进入电竞意味着放弃学业。有了它,就是这个行业的超高收入。“顶尖选手被很多青少年视为偶像,他们认为电子竞技可以视为一生的事业。”。

但电竞行业的职业生涯很短,只有10年左右。有人说电竞行业管理岗位和行政岗位那么多高薪工作,你不就是反馈给退役运动员吗:但阮晨告诉记者,很多电竞选手缺乏基本的听、说、读、写能力,是因为在本该学习的阶段就放弃了学习,很少有退役选手能成功进入电竞行业。“你能给他们一个重返校园继续深造的机会吗:之后就可以回归电竞行业了。”。

他还注意到,由于缺乏教育,年轻的电竞选手频频曝光负面新闻,“赚钱,不管理资产,不懂法律,没有职业规划。”他建议政府相关部门联合电子竞技制造商和俱乐部提供科学的训练

市人大代表、上海柔威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韩若冰也注意到了“新职业”的随意性和碎片化特征。“在我们传统行业,做一个项目是一辈子甚至几代人的事,但是‘新职业’的生命周期很短。”他说,新行业赚钱造星的能力很强,吸引了很多年轻人,但是对员工的引导和培训却跟不上。“他们迫切需要职业规划。如果没有这方面的教育,这些行业会带来负面影响就会出现。”

对此,上海市人大代表、普陀区就业促进中心主任徐宏觉表示,人力资源和社会部门有专门针对企业的培训补贴政策,在新经济领域仍在细化。

“新职业”青年关注:交社保、孩子读书

无忧未来公关部门负责人张表示,根据求职平台的调查,“新的职业”也会带来新的问题。“我们发现新职业的员工在劳动合同、五险一金、工作稳定性等方面都有一定的提升空间”。

他建议政府相关部门从专业教育、异地就业保障(包括子女就学、住房、灵活就业)、薪酬时机等方面,在一定地区开展地方试点。“这样可以保证这些新的行业和职业在未来向良性、可持续的方向发展”。

网上作家田夫特别关注他的社保支付。“我们的网文作者是个体户群体。我们已经与网站和出版社签订了授权合同。我们不是公司员工,不能交社保。”她说,存在“交社保没地方”的困境。很多网文作者只能通过各种关系依附于一些小公司,非法缴纳社保。“事实上,他们没有工资,也不在那里工作。”

不仅要交自己的社保,网文作者也是凭空多交的税。“有额外的收入。其实你并没有得到这个收入,但是你在扣税的时候,这个收入要在综合纳税的时候加进去。”田夫说。

如今,网络作家的培训很多,田夫本人也参加了很多培训。然而,她认为这些培训对网络作家来说意义不大。“我们草根网文作者其实更需要一个组织。”

她介绍说,上海有一个“网络作家协会”,但这个协会主要是公益性的,暂时起不到呼吁网络作家、争取政策的作用。

网络写手不怎么注重培养,但网络主播“缺培养”。梁超博,上海张铁军翡翠电子商务部门的负责人,也是一个电子商务主播。他注意到现在很多主播为了带来流量都是没有底线的。“所有直播都是基于流量。为了流量,主播争下限,供应商压缩利润降低成本,假货频频出现。”。

22岁的梁朝博在电商行业打拼了三年多。金融工程毕业,在校期间自学服装面料和宝石设计,大二开始开微店和淘宝店。他认为,目前网络主播缺乏行业标准化管理。“我们卖产品,却看不到产品的真假。”。他建议相关部门与平台方共同开展有针对性的人员培训,“确保消费者利益和市场标准,让行业走得更远”。

闵行区人大代表、上海悦冠佳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李伟就是国内行业代表。他花了三年时间研究如何为优秀的技术工人解决孩子在上海学习和定居的问题,但没有取得成果。

“现在对人才的待遇主要是以学历为基础。本科,硕士,名校一分120分,可以解决孩子九年义务教育的问题。但是技能蓝领,怎么分:”李伟建议,技术工人要有自己的评分体系,以解决城市服务业人员数量和质量不足的发展问题

闵行区政协副主席王义利告诉记者,目前对“新职业”青年群体的调查还在个人层面,“尤其需要共青团这样的组织把1000名“新职业”青年变成10个组织,这样才能提高我们的沟通和服务效率”。他认为,针对“新职业”青年的发展,最迫切的是解决“有效的制度供给”和“有序的组织”两个问题。

闵行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总工会主席倪薛斌也注意到了类似的问题。他介绍说,闵行街道党工委和工会已经聚集了该地区的网络投递人员成立了工会。但在工会组建过程中,出现了找不到行业主管部门的情况。

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委员、上海市人大社会建设委员会副主任方貌说,新职业青年发展的下一步应该从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两个方面入手。前者的主要目的是为“新职业”定义一个概念外延,研究“新职业”的特征、特点和发展趋势,同时也为研究不同发展阶段的产业生态分布提供令人信服的综合分析报告;后者应理论联系实际,提出政策法规体系建设,促进“新职业”健康发展。

方貌说,根据全国人大此前的研究,上海市政府出台了许多关于发展“新职业”的规范、政策和配套文件。政府部门也绞尽脑汁,为“新职业”和“新经济”使用了许多修补的政策。有些政策已经发挥了作用,有些政策还没有发挥作用,有些政策还不为公众所知。”。他指出,在精准服务和个性化服务的背景下,政府部门迫切需要解决“新事业”发展的新命题。

此外,方貌还建议以共青团为代表的群众组织参与帮助推动“新职业”形成行业组织,“推动他们走正规化、专业化、专业化的发展道路”。如果我们都是个体经营,各自为政,就很难发挥作用”。

“与NPC代表和CPPCC成员面对面”活动作为共青团工作的一大品牌,旨在引导青年有序参政,有效推动解决青年的一些普遍权益问题。

“直接沟通不仅仅是一个加强理解、有序参与的过程,更是一个处理建议、完善的过程。让更多年轻人的意见和建议乘坐‘绿色直通车’。目的是贯彻以人为本的发展观,真正领导和服务广大青年群体。”上海青年服务和权益保护办公室主任周建军说。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登录账号
         
   
验证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