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闪电算:陈佩斯:戴着面具的笑声很独特

陈佩斯:戴着面具的笑声是独一无二的

在今年的疫情期间,陈佩斯从未停止写作。一方面,他在为新创作的戏剧做案头工作,另一方面,他和儿子陈大羽录制了一些防疫喜剧视频,并在互联网上播放。“我们当初就是这么做的,希望提醒大家戴口罩,少出门,注意保持社交距离,这样才有公益广告的意义。”

疫情得到有效控制,演艺圈恢复后,由陈佩斯、杨立新主演的《戏台》剧组开始全国巡演,去了13个城市,每场演出都非常火爆。“以前我们担心二三线城市的票房,没想到票房很好。可能正是因为疫情,大家都烦了很久。突然有了这样的机会。每个人都想得到一些快乐。买票特别热情,我们也得到了一些精神上的安慰。”

不过,陈佩斯也叹了口气:“恢复演出不容易啊!这次《戏台》去各个地方演出,总是提心吊胆。我们飞的时候,大家都送了两个口罩盖着,怕传染。到了外地,也没出去吃饭。我叫外卖吃,满脑子防疫的时候都很谨慎。”陈佩斯印象最深的是,“当我们在舞台上表演时,我们听到的都是戴着面具的笑声!特别有意思!”

“戏剧很难做,尤其是喜剧!喜剧节年年难,尤其是今年!但是我每年都要做!”陈佩斯,刚刚结束话剧《戏台》 13城市巡演,目前正在录制央视喜剧综艺《金牌喜剧班》,作为大道文化创始人、北京喜剧艺术节艺术总监,前天在第十届北京喜剧艺术节专家研讨会上感叹。多年来,他一直坚持喜剧创作和表演,培养喜剧人才,传播喜剧思想,今年因为第一次参加央视喜剧综艺节目而备受关注。在接受记者专访时,他畅谈了自己在喜剧道路上的苦与乐,依然充满了野心。

临时“凑”起来的喜剧节

第十届北京喜剧艺术节克服重重困难,终于如期与观众见面,作为北京文化艺术基金2020年的资助项目,共征集到12部剧目和37场演出,今年11月开始,一直持续到明年1月底。陈佩斯坦言,由于疫情原因,原定的喜剧节计划无法实现,今年的剧基本都是“拼凑”出来的。他感慨道:“去年这个时候真的很有野心,今年的喜剧节上有五部新作等着上映。但是人不如天,都因为疫情取消了!我们要把《阳台》 《托儿》这样的老作品给年轻人表演。还好还有一些老作品。幸好还有年轻人能承受,所以也是不幸中的幸事。”

在这样艰难的环境下,他还是坚持要办一个喜剧节。陈佩斯说:“此时,我希望通过喜剧带给你久违的欢笑和快乐。”我听说今年除了北京、上海和深圳,其他地方也在举办喜剧节。陈佩斯真诚地说:“太好了!我支持和推动喜剧多元化!”陈佩斯指出:“目前,喜剧市场正在大规模发展,形势喜人。然而,我们的喜剧发展仍然面临着创作、人才、教育、理论建设、批评与监督等诸多问题。这是所有喜剧演员面临的客观情况,也体现了北京喜剧艺术节的价值。希望北京喜剧艺术节不仅能给观众带来更多的好作品,也期待喜剧艺术节成为喜剧演员交流思想、相互学习的平台和阵地,共同推动喜剧艺术的进步和发展。”

边学边传播喜剧理念

《戏台》巡演结束后,陈佩斯立即投入到《金牌喜剧班》的录制中,录制节目十几天。第一次参加综艺节目的陈佩斯说他也在学习。“多向郭德纲和英达学习。我经常有t

陈佩斯说,他同意参与《金牌喜剧班》的录制,因为“主要创作者可以和他们交谈,他们可以理解我们这么多年来对喜剧的思考,他们愿意按照我自己的想法来做,让这个节目与众不同。这一点尤为重要。大家对喜剧的理解是一样的。我们都希望喜剧之路更好更长,我们都有这样一个愿望。所以让我们一起探索吧。”

陈佩斯说:“我希望这个节目能更多地展示喜剧的创作过程。另外,普及喜剧知识尤为重要。希望大家看到喜剧创作的过程是这样的。当创作者们急得把头发往墙上拉的时候,他们都被逼疯了。我们应该让你看看喜剧背后的痛苦。创作真的很痛苦,哪里那么容易!”

虽然录制综艺节目很难,但在陈佩斯看来,“我们很难去巡演!录制综艺节目是休息。”陈佩斯说:“我只是坐在法官席上,看孩子们表演。他们累了。他们不仅厌倦了创作,也厌倦了看第二场的节目。听说他们有些人流泪了,觉得自己的节目有问题,极度紧张。所以我觉得我在那里很放松,孩子们真的很紧张。"

近年来致力于培养喜剧人才的陈佩斯认为,以央视的地位和影响力,可以起到鼓励喜剧创作、挖掘喜剧人才的作用。“这个项目聚集了很多人才。我们看到的是更多的演员,但其实更多的是编舞和创作。这一块特别厉害,人多。”

陈佩斯认为当今喜剧创作缺少的是“观念”,缺乏对喜剧的认知。“这种情况不能通过综艺完全改变,但至少可以改善。从连潇到大家都笑不出来,先僵硬地笑,再带着不好的时候笑,再开心地笑。真的是这样30多年了。社会在变,我们在变,我们在一点一点改变着生活环境。”

作为一名喜剧导师,陈佩斯说:“我会把我的经历和想法介绍给他们,让他们有更多的思考和创作手段。写之前会比较容易知道一些喜剧的基本规则,会有一个方向和一条路可以走。就像教金融的老师不会直接给学生挣钱一样,他会告诉学生金融是怎么回事,把金融知识传播给他们,让他们以后出去也能赚钱。”

依然不会再上春晚

至于每年都受到大家关注的春晚,陈佩斯表示,其实央视春晚每年都会邀请他,并不是民间传说中所说的“被央视封杀”。“但是我每年都没有时间。今年没有春晚计划,因为春晚节目准备时间比较长。我现在没那么多时间,年纪大了,抗打击能力差。”

陈佩斯透露,除了录制《金牌喜剧班》,他还有许多创造性的任务。“有我们自己的,也有别人的”。很多工作都是疫情造成的。我们的新戏也在酝酿中,还在保密阶段。"与演戏和当法官相比,陈佩斯认为喜剧创作是最累的. "我写《阳台》的时候,写完了。当我照镜子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的胡子是白色的!当时在山里无聊了两个月,没剃光头。我看到我的头发是白色的。”而且让他觉得最过瘾的,还是表演,“在舞台上太舒服了,太过瘾了!特别是这次《戏台》之旅,会给疫情过后的大家带来欢乐,意义更大。"

虽然陈佩斯一生都以喜剧为生,但他仍然认为:“做喜剧太难了!如果你做不到这一点,尽量不要做。这就是我给后人的忠告。首先,我对儿子说:‘如果你做不到这一点,最好不要做。’别让他掺和进来。但他坚持选择这条线,他也没办法。其他孩子来做喜剧,我也是先告诉他们,做起来很难,很痛苦。不是你想的那样,看喜剧作品也不是那么开心。如果你真的选择去做,那你一定要痛苦。“陈佩斯说,喜剧培训班来看他的学生每天早上要跑5公里。”很多孩子根本坚持不了5公里,连1公里都没到,气喘吁吁的厉害。但是如果慢慢锻炼,基本就可以了。这是为了表现,体力和气息都够了!"

尽管陈佩斯致力于培养喜剧人才,但他认为:“我今天能否创作出经典作品对我来说并不重要。如果我想参与一件事,我必须让它成为经典。

在今年的疫情期间,陈佩斯从未停止写作。一方面,他在为新创作的戏剧做案头工作,另一方面,他和儿子陈大羽录制了一些防疫喜剧视频,并在互联网上播放。“我们当初就是这么做的,希望提醒大家戴口罩,少出门,注意保持社交距离,这样才有公益广告的意义。”

疫情得到有效控制,演艺圈恢复后,由陈佩斯、杨立新主演的《戏台》剧组开始全国巡演,去了13个城市,每场演出都非常火爆。“以前我们担心二三线城市的票房,没想到票房很好。可能正是因为疫情,大家都烦了很久。突然有了这样的机会。每个人都想得到一些快乐。买票特别热情,我们也得到了一些精神上的安慰。”

不过,陈佩斯也叹了口气:“恢复演出不容易啊!这次《戏台》去各个地方演出,总是提心吊胆。我们飞的时候,大家都送了两个口罩盖着,怕传染。到了外地,也没出去吃饭。我叫外卖吃,满脑子防疫的时候都很谨慎。”陈佩斯印象最深的是,“当我们在舞台上表演时,我们听到的都是戴着面具的笑声!特别有意思!”

“戏剧很难做,尤其是喜剧!喜剧节年年难,尤其是今年!但是我每年都要做!”陈佩斯,刚刚结束话剧《戏台》 13城市巡演,目前正在录制央视喜剧综艺《金牌喜剧班》,作为大道文化创始人、北京喜剧艺术节艺术总监,前天在第十届北京喜剧艺术节专家研讨会上感叹。多年来,他一直坚持喜剧创作和表演,培养喜剧人才,传播喜剧思想,今年因为第一次参加央视喜剧综艺节目而备受关注。在接受记者专访时,他畅谈了自己在喜剧道路上的苦与乐,依然充满了野心。

临时“凑”起来的喜剧节

第十届北京喜剧艺术节克服重重困难,终于如期与观众见面,作为北京文化艺术基金2020年的资助项目,共征集到12部剧目和37场演出,今年11月开始,一直持续到明年1月底。陈佩斯坦言,由于疫情原因,原定的喜剧节计划无法实现,今年的剧基本都是“拼凑”出来的。他感慨道:“去年这个时候真的很有野心,今年的喜剧节上有五部新作等着上映。但是人不如天,都因为疫情取消了!我们要把《阳台》 《托儿》这样的老作品给年轻人表演。还好还有一些老作品。幸好还有年轻人能承受,所以也是不幸中的幸事。”

在这样艰难的环境下,他还是坚持要办一个喜剧节。陈佩斯说:“此时,我希望通过喜剧带给你久违的欢笑和快乐。”我听说今年除了北京、上海和深圳,其他地方也在举办喜剧节。陈佩斯真诚地说:“太好了!我支持和推动喜剧多元化!”陈佩斯指出:“目前,喜剧市场正在大规模发展,形势喜人。然而,我们的喜剧发展仍然面临着创作、人才、教育、理论建设、批评与监督等诸多问题。这是所有喜剧演员面临的客观情况,也体现了北京喜剧艺术节的价值。希望北京喜剧艺术节不仅能给观众带来更多的好作品,也期待喜剧艺术节成为喜剧演员交流思想、相互学习的平台和阵地,共同推动喜剧艺术的进步和发展。”

边学边传播喜剧理念

《戏台》巡演结束后,陈佩斯立即投入到《金牌喜剧班》的录制中,录制节目十几天。第一次参加综艺节目的陈佩斯说他也在学习。“多向郭德纲和英达学习。我经常要看着他们才知道怎么说话。”

陈佩斯说,他同意参与《金牌喜剧班》的录制,因为“主要创作者可以和他们交谈,他们可以理解我们这么多年来对喜剧的思考,他们愿意按照我自己的想法来做,让这个节目与众不同。这一点尤为重要。大家对喜剧的理解是一样的。我们都希望喜剧之路更好更长,我们都有这样一个愿望。所以让我们一起探索吧。”

陈佩斯说:“我希望这个节目能更多地展示喜剧的创作过程。另外,普及喜剧知识尤为重要。希望大家看到喜剧创作的过程是这样的。当创作者们急得把头发往墙上拉的时候,他们都被逼疯了。我们应该让你看看喜剧背后的痛苦。创作真的很痛苦,哪里那么容易!”

虽然录制综艺节目很难,但在陈佩斯看来,“我们很难去巡演!录制综艺节目是休息。”陈佩斯说:“我只是坐在法官席上,看孩子们表演。他们累了。他们不仅厌倦了创作,也厌倦了看第二场的节目。听说他们有些人流泪了,觉得自己的节目有问题,极度紧张。所以我觉得我在那里很放松,孩子们真的很紧张。"

近年来致力于培养喜剧人才的陈佩斯认为,以央视的地位和影响力,可以起到鼓励喜剧创作、挖掘喜剧人才的作用。“这个项目聚集了很多人才。我们看到的是更多的演员,但其实更多的是编舞和创作。这一块特别厉害,人多。”

陈佩斯认为当今喜剧创作缺少的是“观念”,缺乏对喜剧的认知。“这种情况不能通过综艺完全改变,但至少可以改善。从连潇到大家都笑不出来,先僵硬地笑,再带着不好的时候笑,再开心地笑。真的是这样30多年了。社会在变,我们在变,我们在一点一点改变着生活环境。”

作为一名喜剧导师,陈佩斯说:“我会把我的经历和想法介绍给他们,让他们有更多的思考和创作手段。写之前会比较容易知道一些喜剧的基本规则,会有一个方向和一条路可以走。就像教金融的老师不会直接给学生挣钱一样,他会告诉学生金融是怎么回事,把金融知识传播给他们,让他们以后出去也能赚钱。”

依然不会再上春晚

至于每年都受到大家关注的春晚,陈佩斯表示,其实央视春晚每年都会邀请他,并不是民间传说中所说的“被央视封杀”。“但是我每年都没有时间。今年没有春晚计划,因为春晚节目准备时间比较长。我现在没那么多时间,年纪大了,抗打击能力差。”

陈佩斯透露,除了录制《金牌喜剧班》,他还有许多创造性的任务。“有我们自己的,也有别人的”。很多工作都是疫情造成的。我们的新戏也在酝酿中,还在保密阶段。"与演戏和当法官相比,陈佩斯认为喜剧创作是最累的. "我写《阳台》的时候,写完了。当我照镜子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的胡子是白色的!当时在山里无聊了两个月,没剃光头。我看到我的头发是白色的。”而且让他觉得最过瘾的,还是表演,“在舞台上太舒服了,太过瘾了!特别是这次《戏台》之旅,会给疫情过后的大家带来欢乐,意义更大。"

虽然陈佩斯一生都以喜剧为生,但他仍然认为:“做喜剧太难了!如果你做不到这一点,尽量不要做。这就是我给后人的忠告。首先,我对儿子说:‘如果你做不到这一点,最好不要做。’别让他插手这件事。但他坚持选择这条线,他也没办法。其他孩子来做喜剧,我也是先告诉他们,做起来很难,很痛苦。不是你想的那样,看喜剧作品也不是那么开心。如果你真的选择去做,那你一定要痛苦。“陈佩斯说,喜剧培训班来看他的学生每天早上要跑5公里。”很多孩子根本坚持不了5公里,连1公里都没到,气喘吁吁的厉害。但是如果慢慢锻炼,基本就可以了。这是为了表现,体力和气息都够了!"

尽管陈佩斯致力于培养喜剧人才,但他认为:“我今天能否创作出经典作品对我来说并不重要。如果我想参与一件事,我必须让它成为经典。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登录账号
         
   
验证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