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米其林餐厅:《赤狐书生》票房平平 真的不怪流量主演

来源标题:《赤狐书生》票房平平,真的不怪流量主演

由李习安和陈立农主演的电影《赤狐书生》于上周末上映,其声誉和票房都不如预期。根据猫眼专业版的数据,截至12月7日17: 00,该片票房已经达到1.3亿元,豆瓣和猫眼分别获得5.3和7.7分。

《赤狐书生》的团队相当抢眼:《捉妖记》的制片人江志强和导演许诚毅分别是该片的制片人和动画导演,宫崎骏其人的老搭档——久石让是整部电影的配乐。但为什么《赤狐书生》还是被观众诟病“大网”质感:

视觉效果佳,群妖设计富有想象力

《赤狐书生》讲述了一个典型的玄幻故事:穷书生王子今(陈立农饰)进京应试,陆羽神秘人白十三(李习安饰)。事实上,白十三是个小狐妖。他的目的是哄骗王子今献丹。服丹后可晋升为狐仙。然而,在带走丹的路上,一个人和一只狐狸成了最好的朋友,白十三不得不在长生不老和成为朋友之间做出艰难的选择.

和《捉妖记》一样,《赤狐书生》最大的亮点在于想象力和电影技术。在《捉妖记》导演许诚毅的带领下,《赤狐书生》的动画团队设计了许多不同性格、不同造型的“怪兽”,包括接近《捉妖记》画风的丑蛙灵、走恐怖、恐怖路线的“学院恶灵”、以美女形象出现的莲花灵……至于主角白十三所属的狐狸世界,每一个狐仙或狐妖都有不同的造型。以白十三为例。他通常以人形出现,受伤时会露出尖利的耳朵和尾巴;当他主动展示怪物形态时,他是一个直立行走,有六块腹肌的英俊狐妖;当他失去妖力,被打回原形时,他会变成一只皮毛鲜亮的可爱小红狐。许诚毅在《赤狐书生》的幕后特辑中说,因为小红狐不会说话,团队需要通过肩膀和头部的变化来表达不同的情绪。影片中,萧赤虎和陈立农扮演的书生王子今,有两个非常重要的对手:一个是500年前救崖书生失败后,萧赤虎表现出一种悲凉懊悔的表情;另一个是500年后王子今和小红狐再次相遇。小红狐通过眼神和动作表达了从诱惑到亲近的情感变化。从这两个场景的效果来看,可爱的小红狐成功“俘获”了观众的心。

据悉,整部电影《赤狐书生》有近2000个特效镜头,在后期光期用了18个月。从影片来看,《赤狐书生》的特效真的是花在了刀刃上,片中的几场高潮打斗都挺有意思的。例如,白十三和他的主人最终在竹林中以狐妖的形式对峙。两个恶魔都是红黑相间的颜色,头发纤细,打斗动作非常流畅,没有廉价特效的“塑料感”。白十三和王子今对抗“书院恶鬼”的设计颇为新颖:刘道然(王耀庆饰)原本是考生,因多次考试失利而死于考场。以文字为武器,他把书法变成了一个笼子,当白十三用一把小刀刺它时,墨水像血一样溅了出来……这在视觉上很有冲击力。

支线破坏节奏,情感推进简单粗暴

《赤狐书生》改编自小说《春江花月夜》。制片人江志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老友记》和《成长》是改编剧本的两个核心。影片更像是友好版的《倩女幽魂》,狐妖与人类有着深厚的友谊,他们共同努力,冲破重重困难,最终实现个体的成长。

两位交通明星的表演都在及格线以上。李习安饰演狐妖白十三,花大量时间进行身体表演:在狐狸世界里,他经常保持半蹲的状态,他的形态和行为接近动物;来到这个世界后,虽然化身为人,但表情依然丰富,保留了狐狸的狡猾和足智多谋。陈立农更接近他的本来面目:他以可爱和可爱出名。他扮演一个迟钝但善良的年轻学者,他的解释并不难,他的学位

可惜《赤狐书生》 125分钟讲了一个很简单的故事,还是没能讲好故事。原因可能是《赤狐书生》除了白十三和王子今的主线,还加入了很多支线剧情:王子今和莲花的爱情,王子今和刘道然的过去,白十三和令牌的故事;此外,神秘的道士张真人、白十三的师父黑狐等许多人物也出现了。这些情节对主线的推动作用非常有限,相反,它们把故事切成了碎片。最终,《赤狐书生》以令人眼花缭乱的战斗给观众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但电影的核心白十三和王子今的情感发展却被简单粗暴地处理了。在电影的后半部分,王子了解到白十三杀人并带走丹的真实意图。这个时候剧情应该已经展现了两个好朋友之间的情感纠葛,但是却被王子今的一句“其实我早就知道了”写了下来。许多观众指出,由于缺乏情感铺垫,王子今毫无怨言的最终牺牲似乎有些不可信。

奇幻题材网络吃香,院线却易遇冷

重视觉轻故事是部分观众认为《赤狐书生》更像“互联网大”的原因之一。奇幻题材一直受到网络电影观众的欢迎,所以一直是网络电影市场的“热点”。根据《2020上半年网络电影市场调研报告》,今年上半年的四大网络电影票房排行榜,《奇门遁甲》 《倩女幽魂:人间情》和《大蛇2》,都含有奇幻元素。

但是,在电影电影领域,奇幻题材似乎并不是那么容易主宰的。《捉妖记》在2015年夏天赢得了超过24亿人民币的票房,让很多人看到了梦幻主题的潜力。但这一系列之后,奇幻题材的表现从未超越:陈凯歌以《妖猫传》在阜阳建了一个唐城影视基地,但影片票房只有5.3亿元;徐克执导的《狄仁杰之四大天王》2018年票房仅6.1亿元,与5年前的《狄仁杰之神都龙王》6亿元基本持平。

《赤狐书生》的表现也不意外:虽然是主演两大流,但影片票房还是不如当天上映的纯爱片《如果声音不记得》,单日票房甚至被上映一周多的漫画《疯狂原始人2》超越。

网络电影和电影院的受众群体是不一样的。网络电影大部分是男性,但根据猫眼专业版的数据,《赤狐书生》中“想看”的人82%是女性。对于后者来说,如果没有人物的情感联系,似乎没有必要满足视觉奇观的需求。

值得一提的是,两部题材相近的奇幻电影即将上映:12月25日上映的是由郭敬明执导、赵又廷和艾伦主演的《晴雅集》,明年元旦上映的是由陈坤和周迅主演的《侍神令》。这两部作品在大银幕上的表现还有待观察。

由李习安和陈立农主演的电影《赤狐书生》于上周末上映,其声誉和票房都不如预期。根据猫眼专业版的数据,截至12月7日17: 00,该片票房已经达到1.3亿元,豆瓣和猫眼分别获得5.3和7.7分。

《赤狐书生》的团队相当抢眼:《捉妖记》的制片人江志强和导演许诚毅分别是该片的制片人和动画导演,宫崎骏其人的老搭档——久石让是整部电影的配乐。但为什么《赤狐书生》还是被观众诟病“大网”质感:

视觉效果佳,群妖设计富有想象力

《赤狐书生》讲述了一个典型的玄幻故事:穷书生王子今(陈立农饰)进京应试,陆羽神秘人白十三(李习安饰)。事实上,白十三是个小狐妖。他的目的是哄骗王子今献丹。服丹后可晋升为狐仙。然而,在带走丹的路上,一个人和一只狐狸成了最好的朋友,白十三不得不在长生不老和成为朋友之间做出艰难的选择.

和《捉妖记》一样,《赤狐书生》最大的亮点在于想象力和电影技术。在《捉妖记》导演许诚毅的带领下,《赤狐书生》的动画团队设计了许多不同性格、不同造型的“怪兽”,包括接近《捉妖记》画风的丑蛙灵、走恐怖、恐怖路线的“学院恶灵”、以美女形象出现的莲花灵……至于主角白十三所属的狐狸世界,每一个狐仙或狐妖都有不同的造型。以白十三为例。他通常以人形出现,受伤时会露出尖利的耳朵和尾巴;当他主动展示怪物形态时,他是一个直立行走,有六块腹肌的英俊狐妖;当他失去妖力,被打回原形时,他会变成一只皮毛鲜亮的可爱小红狐。许诚毅在《赤狐书生》的幕后特辑中说,因为小红狐不会说话,团队需要通过肩膀和头部的变化来表达不同的情绪。影片中,萧赤虎和陈立农扮演的书生王子今,有两个非常重要的对手:一个是500年前救崖书生失败后,萧赤虎表现出一种悲凉懊悔的表情;另一个是500年后王子今和小红狐再次相遇。小红狐通过眼神和动作表达了从诱惑到亲近的情感变化。从这两个场景的效果来看,可爱的小红狐成功“俘获”了观众的心。

据悉,整部电影《赤狐书生》有近2000个特效镜头,在后期光期用了18个月。从影片来看,《赤狐书生》的特效真的是花在了刀刃上,片中的几场高潮打斗都挺有意思的。例如,白十三和他的主人最终在竹林中以狐妖的形式对峙。两个恶魔都是红黑相间的颜色,头发纤细,打斗动作非常流畅,没有廉价特效的“塑料感”。白十三和王子今对抗“书院恶鬼”的设计颇为新颖:刘道然(王耀庆饰)原本是考生,因多次考试失利而死于考场。以文字为武器,他把书法变成了一个笼子,当白十三用一把小刀刺它时,墨水像血一样溅了出来……这在视觉上很有冲击力。

支线破坏节奏,情感推进简单粗暴

《赤狐书生》改编自小说《春江花月夜》。制片人江志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老友记》和《成长》是改编剧本的两个核心。影片更像是友好版的《倩女幽魂》,狐妖与人类有着深厚的友谊,他们共同努力,冲破重重困难,最终实现个体的成长。

两位交通明星的表演都在及格线以上。李习安饰演狐妖白十三,花大量时间进行身体表演:在狐狸世界里,他经常保持半蹲的状态,他的形态和行为接近动物;来到这个世界后,虽然化身为人,但表情依然丰富,保留了狐狸的狡猾和足智多谋。陈立农更接近他的本来面目:他以可爱和可爱出名。他扮演的是一个平淡却善良的年轻学者,解读不难,完成度也相当高。

可惜《赤狐书生》 125分钟讲了一个很简单的故事,还是没能讲好故事。原因可能是《赤狐书生》除了白十三和王子今的主线,还加入了很多支线剧情:王子今和莲花的爱情,王子今和刘道然的过去,白十三和令牌的故事;此外,神秘的道士张真人、白十三的师父黑狐等许多人物也出现了。这些情节对主线的推动作用非常有限,相反,它们把故事切成了碎片。最终,《赤狐书生》以令人眼花缭乱的战斗给观众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但电影的核心白十三和王子今的情感发展却被简单粗暴地处理了。在电影的后半部分,王子了解到白十三杀人并带走丹的真实意图。这个时候剧情应该已经展现了两个好朋友之间的情感纠葛,但是却被王子今的一句“其实我早就知道了”写了下来。许多观众指出,由于缺乏情感铺垫,王子今毫无怨言的最终牺牲似乎有些不可信。

奇幻题材网络吃香,院线却易遇冷

重视觉轻故事是部分观众认为《赤狐书生》更像“互联网大”的原因之一。奇幻题材一直受到网络电影观众的欢迎,所以一直是网络电影市场的“热点”。根据《2020上半年网络电影市场调研报告》,今年上半年的四大网络电影票房排行榜,《奇门遁甲》 《倩女幽魂:人间情》和《大蛇2》,都含有奇幻元素。

但是,在电影电影领域,奇幻题材似乎并不是那么容易主宰的。《捉妖记》在2015年夏天赢得了超过24亿人民币的票房,让很多人看到了梦幻主题的潜力。但这一系列之后,奇幻题材的表现从未超越:陈凯歌以《妖猫传》在阜阳建了一个唐城影视基地,但影片票房只有5.3亿元;徐克执导的《狄仁杰之四大天王》2018年票房仅6.1亿元,与5年前的《狄仁杰之神都龙王》6亿元基本持平。

《赤狐书生》的表现也不意外:虽然是主演两大流,但影片票房还是不如当天上映的纯爱片《如果声音不记得》,单日票房甚至被上映一周多的漫画《疯狂原始人2》超越。

网络电影和电影院的受众群体是不一样的。网络电影大部分是男性,但根据猫眼专业版的数据,《赤狐书生》中“想看”的人82%是女性。对于后者来说,如果没有人物的情感联系,似乎没有必要满足视觉奇观的需求。

值得一提的是,两部题材相近的奇幻电影即将上映:12月25日上映的是由郭敬明执导、赵又廷和艾伦主演的《晴雅集》,明年元旦上映的是由陈坤和周迅主演的《侍神令》。这两部作品在大银幕上的表现还有待观察。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登录账号
         
   
验证码:

相关文章